栗腹的抉择长平之战后,燕国人率领大军入侵赵国!

燕王纳贤很长一段时期里,燕国的定位都非常尴尬,既要受到周边部族的侵扰,又不能成为称霸中原的主流,燕国所处的区位、所具有的军事力量,皆不能对列国形成威胁。《战国策》中有:“燕处弱焉,独战则不能”,就是说到战国时代的燕国,独立对外征战,往往不能取得胜利,可是又有:“有所附则无不重,南附楚则楚重,西附秦则秦重,中附韩、魏则韩、魏重”,可见燕国在列国之中,不是那种可有可无的角色,燕国所依附之国,就会成为当时之强国。但对燕国的定位中,独独少了齐、赵两国,而齐、赵两国跟燕国相邻,可见燕国的对外政策,至少在齐、赵两国之间是敌视的。

古往今来,燕赵并称。燕国与赵国自来为邻国,只是这两个诸侯国之间,关系并不太友好。燕国是周天子分封的正统诸侯,而赵国不过是当年三分晋国的一脉,是依靠强权和军事力量逼迫周天子承认地位的,因此燕国人有着先天的政治优越性,多半自认为在名分上是要比赵国更具纯粹性。但在战国以前,尤其是在晋国刚刚分裂为韩赵魏三家之时,燕赵之间的矛盾还没有那么尖锐,甚至相互之间在外交上还有很多场面事。《史记》载:“二十四年,肃侯卒。秦、楚、燕、齐、魏出锐师各万人来会葬”,赵国的赵肃侯死后,燕国人还带着大军前来参加会葬,至少在表面上还是相当友好的。

乐毅亡赵

赵国从晋国分割出来,百余年间即在不断的开疆拓土,可谓是从弹丸小国逐渐成长为战国七雄,超过了当年的那些传统诸侯国,如郑、卫、宋、鲁,本身就说明赵国人的不简单,可惜燕国人似乎对此没有清醒的认识,随着赵国逐渐的把疆域推进至燕赵边境,燕国人才意识到危机所在。当赵武灵王推行胡服骑射,赵国的军事力量迅速崛起之时,燕国就似乎已经彻底丧失了与赵国称雄的机会。当然,在战国中后期,燕国人更多的精力主要集中在与齐国的对抗中,尤其是齐湣王的侵扰燕国和燕昭王的报复性攻破齐国都城,让齐国与燕国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这个时期或许是燕国与赵国之间的和平时期,因为燕昭王本身当年就是赵国的赵武灵王派人护送,回到燕国成为国君的。

只是燕昭王的这种报复性攻打齐国之战,最后并没有让燕国长久控制齐国,而在数年而后齐国的田单即在经典战役火牛阵而后,恢复了齐国的锦绣河山,而燕国攻齐的最大功臣乐毅,却遭反间计,与新任燕惠王产生矛盾,而致流亡他乡。史书载:“惠王为太子时,与乐毅有隙;及即位,疑毅,使骑劫代将。乐毅亡走赵”,乐毅流亡的国家选择的是赵国,这就让燕惠王产生更多不满,后来还专门派人到赵国责备乐毅,乐毅则写了《报燕惠王书》反驳之。燕赵之间的这种宿怨,长久的影响着燕国的国君们,燕国国君们不仅识齐国为敌,赵国也是他们相当不满的国家。

栗腹攻赵

赵国作为战国后期仅弱于秦国的诸侯强国,自然对燕国的游离态度非常清晰,虽说不愿与燕国之间产生直接冲突,但对燕国的政策也是同样处于欲拒还迎之中。当年的合纵,燕国虽与赵国有同盟之意,可合纵与连横终究敌不过那句远交近攻,燕国人始终还是相信了秦国人的鬼话。在战国最后几十年间,半推半就的成为了附庸秦国的最远诸侯国,当秦国发动对赵国的长平之战时,燕国人不但暗地里诱使赵国将领投奔燕国,更是发动大军攻打赵国,史书有:“武垣令傅豹、王容、苏射率燕众反燕地”,还有:“栗腹将而攻鄗,卿秦攻代”。在栗腹率军攻打赵国之时,却有“燕人降赵,告栗腹之谋”,可见燕赵边境之人,对燕赵之国也是左右摇摆的。

有意思的是,栗腹认为“赵王壮者皆死长平,其孤未壮,可伐也”,只是结果并不如其所愿,即便是在长平之战后,燕国依然不能与赵国相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