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的故事之魔法小子3



  

  台下很安静,只有那几个人哗哗地拍着手,坐下的男孩子一脸冷漠,此时突然站起来走向舞台,其他人则留在座位旁,一脸傲慢地看着周围的人像看一群无知的傻瓜。“你这也叫魔术?这才叫做魔术!”男孩子一面说一面抬起手向半空一甩,一团金色的光芒自他手里爆出,随着他的手掌的甩动,那道金光飞向魔术师,就在距离魔术师两米左右时,那道光突然变作一个巨大的骷髅张开大嘴向魔术师扑过去,所有人都发出惊讶的声音,就连魔术师本人也本能地抬起手去阻挡,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人向后一退撞到了一旁的小桌子,上面放的礼帽也被碰了下来,而站在一边的助手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不知所措。

  我坐在原地一抬手,那个几乎要掉在地上的礼帽在原地打个转突然像有了灵魂一样飞翔起来,一直飞到那个骷髅的头部,然后往下一扣,那个几乎要碰到魔术师的骷髅猛的一停,魔术师闭紧双眼等着,可是那个骷髅却跳起舞来,绕开魔术师对着观众手舞足蹈,样子滑稽可笑.

  观众们立即大笑起来,那个骷髅向半空跳起再落下时,化作点点金色的蝴蝶,在半空绕了几圈后飞向观众席,我轻轻一拍手,那些蝴蝶就变成了一颗颗糖果从半空落下,观众哗然,纷纷去抢糖果,而站在台上的男孩子尴尬无比而又愤怒地看着魔术师,慢慢抬起手再用力一挥,看着突变的场面正一头雾水时,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无法动弹,低下头看见一个冰柱正裹住自己的双腿并飞快地向上缠来!

  魔术师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被突然出现的冰柱裹住的双腿,惊吓的不能自己,脸色都变得煞白,想喊救命都发不出声音来,而那个男孩子得意地看着他,本来长相姣好的面容此刻却变得丑陋不堪。

火龙!

  火龙冲上半空打个转又俯冲下来,绕着已经缠到你魔术师腰部的冰柱转了个圈,冰柱便开始融化,就连魔术师都几乎要崩溃,双手捂着头部,等冰柱完全融化后,火龙升空他赶忙冲下台,却还忍不住看着台上的壮观场面——火龙在半空飞舞着冲向那个不可一世的男孩子。

水龙,一红一蓝在剧场半空缠杀起来,男孩子口里念念有词,挥动着双手,而台下,包括二楼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地看着前所未有的魔术表演。

龙的作战其实毫无悬念,因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水龙在渐渐变小,一部分化成了水蒸汽,而男孩子的额头已经冒出汗珠来。就在水龙最后一丝蓝色消失后,男孩子已经半蹲在地,汗珠从下巴滴在地上,而火龙则一头冲进礼帽里,礼帽被最后的风力带倒并打了几个滚停在一边。

  观众们都还缓不过劲来,其实他们都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男孩子站起身,此时他才知道,刚才的那群蝴蝶并不是来自于那个表演者之手,他站在台上环视着台下,在观众席里搜索者他要找的人。

  “到底是谁?站出来!”他声嘶力竭地喊着。他的小跟班们不知道他在找谁,却依然拿着手电筒四处乱照,而观众们也都一头雾水,不知道台上这个快疯掉的男孩子在说什么。

  ?“你不站出来,我一样有办法!”他突然抬起头一脸自信的说着并抬起手来,在他的手心里出现了一团火,他将那团火用力地抛向二楼的嘉宾席,只听“砰”地一声,观众都齐声惊叫,火球撞击在二楼的围栏上,几块水泥向着一楼的观众席掉了下来,我叹口气,只好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甜饼,向着水泥块掉落的地方扔过去,小甜饼越变越大,接住了水泥块之后又升上去紧紧贴在二楼的底部,承接住快要垮塌的嘉宾席。

  在我身边的看到我丢小甜饼的人都惊讶地看着我,二楼一个人认出我来,指着我大声说:“是她!那个旅行的魔术师小姐!”我冲他笑了笑,再转回身,年轻人和他的女友也都站起来,年轻人更是一脸惊讶:“你就是那个四处旅行的魔术师?阿!太,这也太意外了!”他激动的有些口吃起来,说着他扭头去看他的女友,他的女友倒是一副茫然神情,似乎不知道我是谁。

  而台上那个自命不凡的魔法小子此时眯起眼睛大量着我,脸色不太好,冷冷地问我:“你是谁?”我笑了笑,瞬间来到他的面前,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看我的眼神充满敌意,却又摸不准我到底是谁,我俩的手段谁会更高明一些。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过身,冲他那几个从衣服里拿出武器的人抬了抬手,那些武器就从他们手里飞出,并扭在一起成了一堆废铁后落在地上,而后我再一次将手掌对准他们向前一推,他们都被推着一屁股坐在身后的座位上,任凭他们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四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想要看热闹。

  二楼的嘉宾们都走下来,一声不响地看着我们。“你敢动我的朋友!”他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声,双手的手心同时出现了两个火球向我扔过来,我放下举着的手,安静地看着他,那两团火球停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再也没法前进,我抬了抬下巴,那两团火球一个转身向魔法小子扑去,他没有想到会这样,一面躲避,一面举起手发出一大团水球将火熄灭,样子有些狼狈,远远地看着我,不敢擅动。

  魔术师的故事

  96

  独杨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0

  2019.07.21 21:06

  字数 2093

  

  台下很安静,只有那几个人哗哗地拍着手,坐下的男孩子一脸冷漠,此时突然站起来走向舞台,其他人则留在座位旁,一脸傲慢地看着周围的人像看一群无知的傻瓜。“你这也叫魔术?这才叫做魔术!”男孩子一面说一面抬起手向半空一甩,一团金色的光芒自他手里爆出,随着他的手掌的甩动,那道金光飞向魔术师,就在距离魔术师两米左右时,那道光突然变作一个巨大的骷髅张开大嘴向魔术师扑过去,所有人都发出惊讶的声音,就连魔术师本人也本能地抬起手去阻挡,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人向后一退撞到了一旁的小桌子,上面放的礼帽也被碰了下来,而站在一边的助手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不知所措。

  我坐在原地一抬手,那个几乎要掉在地上的礼帽在原地打个转突然像有了灵魂一样飞翔起来,一直飞到那个骷髅的头部,然后往下一扣,那个几乎要碰到魔术师的骷髅猛的一停,魔术师闭紧双眼等着,可是那个骷髅却跳起舞来,绕开魔术师对着观众手舞足蹈,样子滑稽可笑.

  观众们立即大笑起来,那个骷髅向半空跳起再落下时,化作点点金色的蝴蝶,在半空绕了几圈后飞向观众席,我轻轻一拍手,那些蝴蝶就变成了一颗颗糖果从半空落下,观众哗然,纷纷去抢糖果,而站在台上的男孩子尴尬无比而又愤怒地看着魔术师,慢慢抬起手再用力一挥,看着突变的场面正一头雾水时,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无法动弹,低下头看见一个冰柱正裹住自己的双腿并飞快地向上缠来!

  魔术师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被突然出现的冰柱裹住的双腿,惊吓的不能自己,脸色都变得煞白,想喊救命都发不出声音来,而那个男孩子得意地看着他,本来长相姣好的面容此刻却变得丑陋不堪。

火龙!

  火龙冲上半空打个转又俯冲下来,绕着已经缠到你魔术师腰部的冰柱转了个圈,冰柱便开始融化,就连魔术师都几乎要崩溃,双手捂着头部,等冰柱完全融化后,火龙升空他赶忙冲下台,却还忍不住看着台上的壮观场面——火龙在半空飞舞着冲向那个不可一世的男孩子。

水龙,一红一蓝在剧场半空缠杀起来,男孩子口里念念有词,挥动着双手,而台下,包括二楼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地看着前所未有的魔术表演。

龙的作战其实毫无悬念,因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水龙在渐渐变小,一部分化成了水蒸汽,而男孩子的额头已经冒出汗珠来。就在水龙最后一丝蓝色消失后,男孩子已经半蹲在地,汗珠从下巴滴在地上,而火龙则一头冲进礼帽里,礼帽被最后的风力带倒并打了几个滚停在一边。

  观众们都还缓不过劲来,其实他们都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男孩子站起身,此时他才知道,刚才的那群蝴蝶并不是来自于那个表演者之手,他站在台上环视着台下,在观众席里搜索者他要找的人。

  “到底是谁?站出来!”他声嘶力竭地喊着。他的小跟班们不知道他在找谁,却依然拿着手电筒四处乱照,而观众们也都一头雾水,不知道台上这个快疯掉的男孩子在说什么。

  ?“你不站出来,我一样有办法!”他突然抬起头一脸自信的说着并抬起手来,在他的手心里出现了一团火,他将那团火用力地抛向二楼的嘉宾席,只听“砰”地一声,观众都齐声惊叫,火球撞击在二楼的围栏上,几块水泥向着一楼的观众席掉了下来,我叹口气,只好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甜饼,向着水泥块掉落的地方扔过去,小甜饼越变越大,接住了水泥块之后又升上去紧紧贴在二楼的底部,承接住快要垮塌的嘉宾席。

  在我身边的看到我丢小甜饼的人都惊讶地看着我,二楼一个人认出我来,指着我大声说:“是她!那个旅行的魔术师小姐!”我冲他笑了笑,再转回身,年轻人和他的女友也都站起来,年轻人更是一脸惊讶:“你就是那个四处旅行的魔术师?阿!太,这也太意外了!”他激动的有些口吃起来,说着他扭头去看他的女友,他的女友倒是一副茫然神情,似乎不知道我是谁。

  而台上那个自命不凡的魔法小子此时眯起眼睛大量着我,脸色不太好,冷冷地问我:“你是谁?”我笑了笑,瞬间来到他的面前,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看我的眼神充满敌意,却又摸不准我到底是谁,我俩的手段谁会更高明一些。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过身,冲他那几个从衣服里拿出武器的人抬了抬手,那些武器就从他们手里飞出,并扭在一起成了一堆废铁后落在地上,而后我再一次将手掌对准他们向前一推,他们都被推着一屁股坐在身后的座位上,任凭他们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四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想要看热闹。

  二楼的嘉宾们都走下来,一声不响地看着我们。“你敢动我的朋友!”他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声,双手的手心同时出现了两个火球向我扔过来,我放下举着的手,安静地看着他,那两团火球停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再也没法前进,我抬了抬下巴,那两团火球一个转身向魔法小子扑去,他没有想到会这样,一面躲避,一面举起手发出一大团水球将火熄灭,样子有些狼狈,远远地看着我,不敢擅动。

  魔术师的故事

  

  台下很安静,只有那几个人哗哗地拍着手,坐下的男孩子一脸冷漠,此时突然站起来走向舞台,其他人则留在座位旁,一脸傲慢地看着周围的人像看一群无知的傻瓜。“你这也叫魔术?这才叫做魔术!”男孩子一面说一面抬起手向半空一甩,一团金色的光芒自他手里爆出,随着他的手掌的甩动,那道金光飞向魔术师,就在距离魔术师两米左右时,那道光突然变作一个巨大的骷髅张开大嘴向魔术师扑过去,所有人都发出惊讶的声音,就连魔术师本人也本能地抬起手去阻挡,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人向后一退撞到了一旁的小桌子,上面放的礼帽也被碰了下来,而站在一边的助手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不知所措。

  我坐在原地一抬手,那个几乎要掉在地上的礼帽在原地打个转突然像有了灵魂一样飞翔起来,一直飞到那个骷髅的头部,然后往下一扣,那个几乎要碰到魔术师的骷髅猛的一停,魔术师闭紧双眼等着,可是那个骷髅却跳起舞来,绕开魔术师对着观众手舞足蹈,样子滑稽可笑.

  观众们立即大笑起来,那个骷髅向半空跳起再落下时,化作点点金色的蝴蝶,在半空绕了几圈后飞向观众席,我轻轻一拍手,那些蝴蝶就变成了一颗颗糖果从半空落下,观众哗然,纷纷去抢糖果,而站在台上的男孩子尴尬无比而又愤怒地看着魔术师,慢慢抬起手再用力一挥,看着突变的场面正一头雾水时,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无法动弹,低下头看见一个冰柱正裹住自己的双腿并飞快地向上缠来!

  魔术师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被突然出现的冰柱裹住的双腿,惊吓的不能自己,脸色都变得煞白,想喊救命都发不出声音来,而那个男孩子得意地看着他,本来长相姣好的面容此刻却变得丑陋不堪。

火龙!

  火龙冲上半空打个转又俯冲下来,绕着已经缠到你魔术师腰部的冰柱转了个圈,冰柱便开始融化,就连魔术师都几乎要崩溃,双手捂着头部,等冰柱完全融化后,火龙升空他赶忙冲下台,却还忍不住看着台上的壮观场面——火龙在半空飞舞着冲向那个不可一世的男孩子。

水龙,一红一蓝在剧场半空缠杀起来,男孩子口里念念有词,挥动着双手,而台下,包括二楼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地看着前所未有的魔术表演。

龙的作战其实毫无悬念,因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水龙在渐渐变小,一部分化成了水蒸汽,而男孩子的额头已经冒出汗珠来。就在水龙最后一丝蓝色消失后,男孩子已经半蹲在地,汗珠从下巴滴在地上,而火龙则一头冲进礼帽里,礼帽被最后的风力带倒并打了几个滚停在一边。

  观众们都还缓不过劲来,其实他们都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男孩子站起身,此时他才知道,刚才的那群蝴蝶并不是来自于那个表演者之手,他站在台上环视着台下,在观众席里搜索者他要找的人。

  “到底是谁?站出来!”他声嘶力竭地喊着。他的小跟班们不知道他在找谁,却依然拿着手电筒四处乱照,而观众们也都一头雾水,不知道台上这个快疯掉的男孩子在说什么。

  ?“你不站出来,我一样有办法!”他突然抬起头一脸自信的说着并抬起手来,在他的手心里出现了一团火,他将那团火用力地抛向二楼的嘉宾席,只听“砰”地一声,观众都齐声惊叫,火球撞击在二楼的围栏上,几块水泥向着一楼的观众席掉了下来,我叹口气,只好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甜饼,向着水泥块掉落的地方扔过去,小甜饼越变越大,接住了水泥块之后又升上去紧紧贴在二楼的底部,承接住快要垮塌的嘉宾席。

  在我身边的看到我丢小甜饼的人都惊讶地看着我,二楼一个人认出我来,指着我大声说:“是她!那个旅行的魔术师小姐!”我冲他笑了笑,再转回身,年轻人和他的女友也都站起来,年轻人更是一脸惊讶:“你就是那个四处旅行的魔术师?阿!太,这也太意外了!”他激动的有些口吃起来,说着他扭头去看他的女友,他的女友倒是一副茫然神情,似乎不知道我是谁。

  而台上那个自命不凡的魔法小子此时眯起眼睛大量着我,脸色不太好,冷冷地问我:“你是谁?”我笑了笑,瞬间来到他的面前,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看我的眼神充满敌意,却又摸不准我到底是谁,我俩的手段谁会更高明一些。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过身,冲他那几个从衣服里拿出武器的人抬了抬手,那些武器就从他们手里飞出,并扭在一起成了一堆废铁后落在地上,而后我再一次将手掌对准他们向前一推,他们都被推着一屁股坐在身后的座位上,任凭他们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四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想要看热闹。

  二楼的嘉宾们都走下来,一声不响地看着我们。“你敢动我的朋友!”他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声,双手的手心同时出现了两个火球向我扔过来,我放下举着的手,安静地看着他,那两团火球停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再也没法前进,我抬了抬下巴,那两团火球一个转身向魔法小子扑去,他没有想到会这样,一面躲避,一面举起手发出一大团水球将火熄灭,样子有些狼狈,远远地看着我,不敢擅动。

  魔术师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