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长已矣,存者办后事



  一场白事,孩子二姥爷去世了。

  去世前毫无征兆,当时还在别人厂子里干活,突然就脑溢血去世了。当家人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死者长已矣,剩下的事就留给活着的亲属。

  因为事发在工作单位,所以很现实地,就是跟负责人商量赔偿。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但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只能尽最大可能地要求赔偿,一万一万地磨着价位。

  作为旁人会觉得这样似乎很不近情理,去世的人当然是第一时间拉回家里,尽快入土为安。但是“存着且偷生”,还有一家老小要继续生活,少了一个劳力,当然要有一点钱来保障。

  这样一来,要更高的赔偿就是非常现实的事情。

  终于,商量了大半夜,二伯才被拉回家里,支起灵柩,奠字挂在堂中,开始张罗这场白事。

  亲戚到场,当然是情不自禁地大哭一阵,想起生前个种种好处,更是泪如雨下。

  因为我是外人,在旁观的同时禁不住思考这件事。

  在院子里,我看到一堆蚂蚁,在搬运另一位死者的尸体。那是一只知了,在鸣叫了半个夏天之后,不知怎么就从高高的树上跌落下来,成了蚂蚁们的食物。知了的亲戚朋友当然不会有什么悲伤,依然在高高地“知了知了”唱给整个夏天。而蚂蚁们也不会因为发现了这块大食物而举办一场盛宴来庆祝,只会尽快把它分解了运回洞里储备起来——这似乎都是大自然在自然不过的事情。

  当然,我们人跟他们是不同的。我们有自己的一套规矩来应对这件事情。

  生老病死,其实都是很平常不过的事情。差别在于是发生在谁身上。而对于当事人来说,就是一瞬间,从一个世界到了另一个世界。而对留下来的亲朋好友来说,确实生死两隔,所以要放声大哭。死者生前好也罢,差也罢,都将化作尘土,与这个世界再不会有什么联系。

  于是,身后的这一场丧事,其实就是像亲朋好友们告示,逝者已经离去,如土为安后,以后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这是一场告别,也是一场思念,在这场思念上,大家才会一点点回忆他的各种好处,而对他的过节与缺点付之一笑。

  了却这场思念,生者才能让自己轻松一切,把这些回忆送给逝者,让他带着大家的思念而去,在另一个世界也不那么孤单。

  这位二伯,我跟他不太熟悉,但明白他对我孩子妈是真的看中。上学时关心学习成绩,上了班又时时交待“要把工作干好”,对我们孩子也特别关心,见了就要抱。

  可是因为他老胡子拉碴,孩子总害怕,躲在我怀里,似乎也没有被他抱过一次。

  二伯家庭教育不算成功,两个孩子没怎么上学,如今都在外面,得知父亲死讯后还要花一天时间回来。老大有两个儿子,学习成绩也不怎么样,将来也大概率不会上大学。而老二年近三十,一直都在外面晃荡,尚未娶亲。

  所以他们家里很穷,穷到连冰箱都还没有。所以他身后留下的赔偿,尚且能给这个孱弱的家庭一些帮助。

  说句实在的,二伯这次猝然离世,倒好过在病床上躺几个月,花干家里每一分钱再走。农村老汉,年轻时在工厂里上过班,所以退休时还补了钱办了退休。

  我们之前都不知道他有脑溢血的毛病,只知道他股骨头坏死,两条腿一长一短,走路只能深一脚浅一脚,一条腿只能曲着才能站稳。喜欢抽烟喝酒,似乎也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我不知道他这样的身体条件在背后要忍耐多少疼痛,只能臆断他这次也算是没有受太多罪,也算是善终吧。

  可是他还是太年轻,只有63岁。刚刚领导退休金仅仅三年,来不及给家人留下一句话,就走掉了。

  他文化程度不高,却喜欢写写画画,编一些浅显易懂的歌谣。他总是跟我要稿纸,觉得在孙子的作业本上写着不顺眼。为此我们还专门在网上买了一大摞稿纸给他,不知道他用完了没有。

  因为了解不太多,我没有资格评判这位二伯的一生如何,但就我跟他不太多的交道中,能感知他是一个好人。

  可是好人并不能给他的家庭带来多少好处,教育问题似乎是他最大的失败,老大先在村里干零工,后来嫌不挣钱到一个亲戚在新疆的厂子里,后来跟人打架被退了回来,晃荡一段后又去了广州开出租,每月还能给家里寄一点钱。老二一开始也是在村附近的厂里打工,后来不知怎么就欠了好多钱,跑路了。

  所以他要在退休后依然去别人厂里打工挣零花钱,惯着两个孙子。然后,就这样,再也没有然后了。

  絮絮叨叨这么多字,也不想让其他家人看到,只在这里写一写,记下我认识的这位长辈,写下对这件事的一些思考。

  如此而已。

  96

  乌卓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4

  2019.08.01 15:32

  字数 1681

  一场白事,孩子二姥爷去世了。

  去世前毫无征兆,当时还在别人厂子里干活,突然就脑溢血去世了。当家人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死者长已矣,剩下的事就留给活着的亲属。

  因为事发在工作单位,所以很现实地,就是跟负责人商量赔偿。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但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只能尽最大可能地要求赔偿,一万一万地磨着价位。

  作为旁人会觉得这样似乎很不近情理,去世的人当然是第一时间拉回家里,尽快入土为安。但是“存着且偷生”,还有一家老小要继续生活,少了一个劳力,当然要有一点钱来保障。

  这样一来,要更高的赔偿就是非常现实的事情。

  终于,商量了大半夜,二伯才被拉回家里,支起灵柩,奠字挂在堂中,开始张罗这场白事。

  亲戚到场,当然是情不自禁地大哭一阵,想起生前个种种好处,更是泪如雨下。

  因为我是外人,在旁观的同时禁不住思考这件事。

  在院子里,我看到一堆蚂蚁,在搬运另一位死者的尸体。那是一只知了,在鸣叫了半个夏天之后,不知怎么就从高高的树上跌落下来,成了蚂蚁们的食物。知了的亲戚朋友当然不会有什么悲伤,依然在高高地“知了知了”唱给整个夏天。而蚂蚁们也不会因为发现了这块大食物而举办一场盛宴来庆祝,只会尽快把它分解了运回洞里储备起来——这似乎都是大自然在自然不过的事情。

  当然,我们人跟他们是不同的。我们有自己的一套规矩来应对这件事情。

  生老病死,其实都是很平常不过的事情。差别在于是发生在谁身上。而对于当事人来说,就是一瞬间,从一个世界到了另一个世界。而对留下来的亲朋好友来说,确实生死两隔,所以要放声大哭。死者生前好也罢,差也罢,都将化作尘土,与这个世界再不会有什么联系。

  于是,身后的这一场丧事,其实就是像亲朋好友们告示,逝者已经离去,如土为安后,以后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这是一场告别,也是一场思念,在这场思念上,大家才会一点点回忆他的各种好处,而对他的过节与缺点付之一笑。

  了却这场思念,生者才能让自己轻松一切,把这些回忆送给逝者,让他带着大家的思念而去,在另一个世界也不那么孤单。

  这位二伯,我跟他不太熟悉,但明白他对我孩子妈是真的看中。上学时关心学习成绩,上了班又时时交待“要把工作干好”,对我们孩子也特别关心,见了就要抱。

  可是因为他老胡子拉碴,孩子总害怕,躲在我怀里,似乎也没有被他抱过一次。

  二伯家庭教育不算成功,两个孩子没怎么上学,如今都在外面,得知父亲死讯后还要花一天时间回来。老大有两个儿子,学习成绩也不怎么样,将来也大概率不会上大学。而老二年近三十,一直都在外面晃荡,尚未娶亲。

  所以他们家里很穷,穷到连冰箱都还没有。所以他身后留下的赔偿,尚且能给这个孱弱的家庭一些帮助。

  说句实在的,二伯这次猝然离世,倒好过在病床上躺几个月,花干家里每一分钱再走。农村老汉,年轻时在工厂里上过班,所以退休时还补了钱办了退休。

  我们之前都不知道他有脑溢血的毛病,只知道他股骨头坏死,两条腿一长一短,走路只能深一脚浅一脚,一条腿只能曲着才能站稳。喜欢抽烟喝酒,似乎也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我不知道他这样的身体条件在背后要忍耐多少疼痛,只能臆断他这次也算是没有受太多罪,也算是善终吧。

  可是他还是太年轻,只有63岁。刚刚领导退休金仅仅三年,来不及给家人留下一句话,就走掉了。

  他文化程度不高,却喜欢写写画画,编一些浅显易懂的歌谣。他总是跟我要稿纸,觉得在孙子的作业本上写着不顺眼。为此我们还专门在网上买了一大摞稿纸给他,不知道他用完了没有。

  因为了解不太多,我没有资格评判这位二伯的一生如何,但就我跟他不太多的交道中,能感知他是一个好人。

  可是好人并不能给他的家庭带来多少好处,教育问题似乎是他最大的失败,老大先在村里干零工,后来嫌不挣钱到一个亲戚在新疆的厂子里,后来跟人打架被退了回来,晃荡一段后又去了广州开出租,每月还能给家里寄一点钱。老二一开始也是在村附近的厂里打工,后来不知怎么就欠了好多钱,跑路了。

  所以他要在退休后依然去别人厂里打工挣零花钱,惯着两个孙子。然后,就这样,再也没有然后了。

  絮絮叨叨这么多字,也不想让其他家人看到,只在这里写一写,记下我认识的这位长辈,写下对这件事的一些思考。

  如此而已。

  一场白事,孩子二姥爷去世了。

  去世前毫无征兆,当时还在别人厂子里干活,突然就脑溢血去世了。当家人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死者长已矣,剩下的事就留给活着的亲属。

  因为事发在工作单位,所以很现实地,就是跟负责人商量赔偿。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但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只能尽最大可能地要求赔偿,一万一万地磨着价位。

  作为旁人会觉得这样似乎很不近情理,去世的人当然是第一时间拉回家里,尽快入土为安。但是“存着且偷生”,还有一家老小要继续生活,少了一个劳力,当然要有一点钱来保障。

  这样一来,要更高的赔偿就是非常现实的事情。

  终于,商量了大半夜,二伯才被拉回家里,支起灵柩,奠字挂在堂中,开始张罗这场白事。

  亲戚到场,当然是情不自禁地大哭一阵,想起生前个种种好处,更是泪如雨下。

  因为我是外人,在旁观的同时禁不住思考这件事。

  在院子里,我看到一堆蚂蚁,在搬运另一位死者的尸体。那是一只知了,在鸣叫了半个夏天之后,不知怎么就从高高的树上跌落下来,成了蚂蚁们的食物。知了的亲戚朋友当然不会有什么悲伤,依然在高高地“知了知了”唱给整个夏天。而蚂蚁们也不会因为发现了这块大食物而举办一场盛宴来庆祝,只会尽快把它分解了运回洞里储备起来——这似乎都是大自然在自然不过的事情。

  当然,我们人跟他们是不同的。我们有自己的一套规矩来应对这件事情。

  生老病死,其实都是很平常不过的事情。差别在于是发生在谁身上。而对于当事人来说,就是一瞬间,从一个世界到了另一个世界。而对留下来的亲朋好友来说,确实生死两隔,所以要放声大哭。死者生前好也罢,差也罢,都将化作尘土,与这个世界再不会有什么联系。

  于是,身后的这一场丧事,其实就是像亲朋好友们告示,逝者已经离去,如土为安后,以后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这是一场告别,也是一场思念,在这场思念上,大家才会一点点回忆他的各种好处,而对他的过节与缺点付之一笑。

  了却这场思念,生者才能让自己轻松一切,把这些回忆送给逝者,让他带着大家的思念而去,在另一个世界也不那么孤单。

  这位二伯,我跟他不太熟悉,但明白他对我孩子妈是真的看中。上学时关心学习成绩,上了班又时时交待“要把工作干好”,对我们孩子也特别关心,见了就要抱。

  可是因为他老胡子拉碴,孩子总害怕,躲在我怀里,似乎也没有被他抱过一次。

  二伯家庭教育不算成功,两个孩子没怎么上学,如今都在外面,得知父亲死讯后还要花一天时间回来。老大有两个儿子,学习成绩也不怎么样,将来也大概率不会上大学。而老二年近三十,一直都在外面晃荡,尚未娶亲。

  所以他们家里很穷,穷到连冰箱都还没有。所以他身后留下的赔偿,尚且能给这个孱弱的家庭一些帮助。

  说句实在的,二伯这次猝然离世,倒好过在病床上躺几个月,花干家里每一分钱再走。农村老汉,年轻时在工厂里上过班,所以退休时还补了钱办了退休。

  我们之前都不知道他有脑溢血的毛病,只知道他股骨头坏死,两条腿一长一短,走路只能深一脚浅一脚,一条腿只能曲着才能站稳。喜欢抽烟喝酒,似乎也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我不知道他这样的身体条件在背后要忍耐多少疼痛,只能臆断他这次也算是没有受太多罪,也算是善终吧。

  可是他还是太年轻,只有63岁。刚刚领导退休金仅仅三年,来不及给家人留下一句话,就走掉了。

  他文化程度不高,却喜欢写写画画,编一些浅显易懂的歌谣。他总是跟我要稿纸,觉得在孙子的作业本上写着不顺眼。为此我们还专门在网上买了一大摞稿纸给他,不知道他用完了没有。

  因为了解不太多,我没有资格评判这位二伯的一生如何,但就我跟他不太多的交道中,能感知他是一个好人。

  可是好人并不能给他的家庭带来多少好处,教育问题似乎是他最大的失败,老大先在村里干零工,后来嫌不挣钱到一个亲戚在新疆的厂子里,后来跟人打架被退了回来,晃荡一段后又去了广州开出租,每月还能给家里寄一点钱。老二一开始也是在村附近的厂里打工,后来不知怎么就欠了好多钱,跑路了。

  所以他要在退休后依然去别人厂里打工挣零花钱,惯着两个孙子。然后,就这样,再也没有然后了。

  絮絮叨叨这么多字,也不想让其他家人看到,只在这里写一写,记下我认识的这位长辈,写下对这件事的一些思考。

  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