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历史上鹿邑妙手神医胡先甲



  2019-08-06 07:21:54 蜕灭尘埃

  

  

  康熙年间,方圆上百里,谁不知道鹿邑城西有个济世堂,能经堂主胡先甲治病,就是治不好,也死而无憾了。胡先甲医术精湛,能通过察颜观色,断其病症,他常说脏腑各有真形,形状小变则病,大变则死。垂死之人送到济世堂也有起死回生的希望,所以邑人呼之“神医”。

  

  赵村有个叫刘子允的,突患大病,六天不言不语,奄奄一息。胡先甲叫来一个年轻的壮者捂着患者的嘴,他左手大拇指按其胸腹,咯咯有声。一日而能言,三日而能起,七天病就好了。 还有一次,一个腿疼的病人来济世堂就诊,胡先甲两针下去腿立刻不疼了。一时间,济世堂内外昼夜等待着许多求医者。

  常言说,医者父母心,神医胡先甲自知看病者不易,能救人一命,人家会终生铭记。胡先甲自幼聪明伶俐,智慧超人,有“日诵千言,过目成诵”的天才。年少时患上大病,久治不愈,家乡缺医少药,爹背着他四处求医,一次一步一挪,到几十里外的亳州城看病,因为钱不够,被拒之门外,幸遇一好心人替他付了药费,让他摆脱病痛,从此,他决心学医,为自己的药铺起名“济世堂”。凡远道来济世堂看病的穷人,胡先甲一不收诊费,二不收药钱,并且管吃管住,亲自熬药给病人喝。不论是三更半夜,还是天气恶劣,只要有人请他看病,他从不推辞,一定赶去救治。

  亳州有个叫高子义的,富甲一方,五房太太都不生育,到了第六房妾生得一子。老年得子,全家人呵护有加。不料,那年的冬天,三岁小儿受了惊吓,狂发癫痫。高子义遍请城内名医,皆无良策,眼看孩子将死,有人告知鹿邑济世堂有位神医,不妨请他一试。亳州以药都著称,当地群众对外地医生从来不屑一顾,如今儿子命悬一线,高子义急令人请之。胡先甲来到高家,见房中炉火熊熊,门帘紧护。立即让人灭掉炉火,把帘子卷起,抱起病儿睡于雪中。刻烛一寸为限,届时抱儿起,病即痊愈。人问其故,先甲说:“我看小孩脸色赤红,火气旺盛水伏体内,必须快速降其体温泻其肝火。” 自此,胡先甲在华佗故里声名鹊起。

  康熙四十八年夏,黄河决口,水势汹涌,浊浪排空 ,南浸鹿邑。水退后,瘟疫流行。胡先甲发动家人、亲邻,采药、煎药、送药救治灾民,分文不收。知县设立粥厂,食粥穷民,胡先甲舍出全部家资捐资赈灾。 城东杨半仙也得了瘟疫,虽家有万贯,却惜财如命,就连求胡先甲治病,也化装为穷人。虽然化了装,还是让胡先甲一眼看出,他并不揭穿。这杨半仙凭其巫术,不知害死多少冤魂,因为杨半仙代表神灵,治病前必须跪在神灵前许愿,是死是活全看神显不显灵,要想让神显灵就得多上香火钱,往往弄得病人家资耗尽,杨半仙尽收囊中。他不会忘记当年他娘患病,求杨半仙“治疗”,一碗清水里放下神赐的药物,夜里娘就死了。杨半仙说明病情,胡先甲说,我给大师拿一付药,你得到东南栾台上的庙里闭关服药,门要关得严实,千万别让外人打扰。不久,有人发现栾台庙里有一具完好的尸体。人们都说杨半仙骨架完好,体内冒着青烟,人们都说杨半仙的魂已升天。胡先甲说,所谓升天之事,无非是吃了丹砂、硫磺之类,五脏六腑烧得冒烟而已。大家心知肚明,胡先甲为民除了一害,没人报官。自此,杨半仙在城东消失,全部家产被灾民抢空。

  推荐阅读:

  周口||那一年,周口想把淮阳的这些地盘要走,淮阳没有答应

  

  

  康熙年间,方圆上百里,谁不知道鹿邑城西有个济世堂,能经堂主胡先甲治病,就是治不好,也死而无憾了。胡先甲医术精湛,能通过察颜观色,断其病症,他常说脏腑各有真形,形状小变则病,大变则死。垂死之人送到济世堂也有起死回生的希望,所以邑人呼之“神医”。

  

  赵村有个叫刘子允的,突患大病,六天不言不语,奄奄一息。胡先甲叫来一个年轻的壮者捂着患者的嘴,他左手大拇指按其胸腹,咯咯有声。一日而能言,三日而能起,七天病就好了。 还有一次,一个腿疼的病人来济世堂就诊,胡先甲两针下去腿立刻不疼了。一时间,济世堂内外昼夜等待着许多求医者。

  常言说,医者父母心,神医胡先甲自知看病者不易,能救人一命,人家会终生铭记。胡先甲自幼聪明伶俐,智慧超人,有“日诵千言,过目成诵”的天才。年少时患上大病,久治不愈,家乡缺医少药,爹背着他四处求医,一次一步一挪,到几十里外的亳州城看病,因为钱不够,被拒之门外,幸遇一好心人替他付了药费,让他摆脱病痛,从此,他决心学医,为自己的药铺起名“济世堂”。凡远道来济世堂看病的穷人,胡先甲一不收诊费,二不收药钱,并且管吃管住,亲自熬药给病人喝。不论是三更半夜,还是天气恶劣,只要有人请他看病,他从不推辞,一定赶去救治。

  亳州有个叫高子义的,富甲一方,五房太太都不生育,到了第六房妾生得一子。老年得子,全家人呵护有加。不料,那年的冬天,三岁小儿受了惊吓,狂发癫痫。高子义遍请城内名医,皆无良策,眼看孩子将死,有人告知鹿邑济世堂有位神医,不妨请他一试。亳州以药都著称,当地群众对外地医生从来不屑一顾,如今儿子命悬一线,高子义急令人请之。胡先甲来到高家,见房中炉火熊熊,门帘紧护。立即让人灭掉炉火,把帘子卷起,抱起病儿睡于雪中。刻烛一寸为限,届时抱儿起,病即痊愈。人问其故,先甲说:“我看小孩脸色赤红,火气旺盛水伏体内,必须快速降其体温泻其肝火。” 自此,胡先甲在华佗故里声名鹊起。

  康熙四十八年夏,黄河决口,水势汹涌,浊浪排空 ,南浸鹿邑。水退后,瘟疫流行。胡先甲发动家人、亲邻,采药、煎药、送药救治灾民,分文不收。知县设立粥厂,食粥穷民,胡先甲舍出全部家资捐资赈灾。 城东杨半仙也得了瘟疫,虽家有万贯,却惜财如命,就连求胡先甲治病,也化装为穷人。虽然化了装,还是让胡先甲一眼看出,他并不揭穿。这杨半仙凭其巫术,不知害死多少冤魂,因为杨半仙代表神灵,治病前必须跪在神灵前许愿,是死是活全看神显不显灵,要想让神显灵就得多上香火钱,往往弄得病人家资耗尽,杨半仙尽收囊中。他不会忘记当年他娘患病,求杨半仙“治疗”,一碗清水里放下神赐的药物,夜里娘就死了。杨半仙说明病情,胡先甲说,我给大师拿一付药,你得到东南栾台上的庙里闭关服药,门要关得严实,千万别让外人打扰。不久,有人发现栾台庙里有一具完好的尸体。人们都说杨半仙骨架完好,体内冒着青烟,人们都说杨半仙的魂已升天。胡先甲说,所谓升天之事,无非是吃了丹砂、硫磺之类,五脏六腑烧得冒烟而已。大家心知肚明,胡先甲为民除了一害,没人报官。自此,杨半仙在城东消失,全部家产被灾民抢空。

  推荐阅读:

  周口||那一年,周口想把淮阳的这些地盘要走,淮阳没有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