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儿科医生仅551人家长为求一号6点到医院排队

数据显示,海南有551名儿科医生必须保护176万儿童的健康。由此产生的问题是,儿童很难去看医生,儿科医生经常与疾病打交道,许多年轻医生因为压力大和收入低而选择逃离。

南方都市报记者杨金云、王徐红实习生李周/陈文卫东/涂

●2014年,海南医院儿科门诊和急诊人次为406.3万,占全省医疗机构门诊和急诊人次的12.8%。儿科住院人数为949,900人,占全省住院总人数的9.8%。相反,551名儿科医生仅占该省医生总数的4.56%。

●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数据,全国每千人有1.82名执业医生,但每千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

●2014年,海南医院儿科门诊和急诊人次为406.3万,占全省医疗机构门诊和急诊人次的12.8%。儿科住院人数为949,900人,占全省住院总人数的9.8%。相反,551名儿科医生仅占该省医生总数的4.56%。

●2014年,全省医疗机构床位总数为34,462张,其中儿科床位2,196张,占全省医疗机构床位总数的6.37%,低于全国平均水平6.69%

●医疗机构每千名儿童的儿科床位数约为1.25张,是该省每千名人口医疗机构床位数(3.81张)的三分之一。

●对我省46家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的调查显示,36家有独立的儿科病房,2家与其他科室共用,8家二级医疗机构没有儿科病房

●我省儿科医师和儿科病床分布不合理,主要集中在海口、三亚等中心城市。

家长抱怨

黎明前排队抢号码,为了找一张满是海口不能跑的号码快点!

天气变冷了,医院门诊部寒冷的走廊挤满了寻求治疗的病人。 儿科诊所外面,甚至还有成群的父母:有些人在雨中站在黑暗中排队登记;还有从其他市县乘公交车去找医生的加号;还有焦虑的儿童家庭在其他医院找不到床位。他们抱怨,“为什么不增加儿科医生和儿科病床的数量?

厌倦了第一天在黑暗中去医院

1月20日,天气非常冷 住在海口涪城的庄新城6点钟起床。 窗外很暗,而且仍然很暗。 洗了一次粗心的澡后,他出去了,并赶到医院给孩子登记。 “去找医生,去晚了不能挂电话 ”

6:30左右,庄新城抵达海南妇幼保健院 七八个孩子的家庭已经在登记窗口前排好了队 "带孩子去看好医生真的很难!"父母说

庄新城的女儿一岁多了,已经病了一个多月了。 起初,医生开了一些药,但没有奏效。 他听了一个朋友的介绍,发现了一些更传统的中药,但是孩子的情况更糟。 这一次,他来到医院找一个他认为很好的医生。 “这么担心,生病的孩子累了家人 ”庄新城说道

每天有200多名儿童到省妇幼保健院就诊。 急诊窗口24小时开放,但是普通门诊直到早上7点才开始登记 人们每天6点以后排队。 虽然医院已经在支付宝和微信上开通了同步注册渠道,但对许多患者家庭来说,这还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 注册仍然是一项困难的任务。

邓骞带着他3岁的女儿坐在寒冷的走廊里,等待电话。 屏幕转到了19号,女儿38岁,“至少要等三四个小时 为什么不增加更多的儿科医生?问一问,哪个家长不生气?”“大部分人排队,看三五分钟医生 “这就是邓骞抱怨的原因

其他医院门诊诊所的情况类似。

1月22日,杨志强与女儿在省人民医院秀英门诊部儿科输液室排队等候。 杨志强将儿科诊所的情况描述为“人们比蔬菜市场更拥挤” 等了一上午后,已经超过11点了。他仍在排队等候。他什么也没吃,而且饿了。

据统计,我省551名儿科医生将为约176万名儿童(0-14岁)的健康保驾护航 医生和病人之间的供需矛盾突出,孩子看病难,这是所有父母的共同记忆。

孩子的疾病影响着整个家庭的神经。

在街上跑来跑去,找一张医院的床,因为缺少它。

王秀秀为女儿找到一张病床,心都碎了。

去年九月的一个下午,孩子发高烧,全身抽搐,翻着眼睛。王秀秀急忙把孩子送到海口的3A医院,在那里他接受了注射,需要住院治疗,但医院说没有病床。 王秀秀和她的丈夫开车送女儿们穿过海口的大医院,只在晚上在一家医院找到了床位。

几天前,王秀秀发生的事情比去年更令人担忧。

1月14日下午,孩子又发烧了38度。王秀秀匆匆忙忙给孩子喂奶,吃过药后把他送到医院。他挂了紧急号码。 王秀秀看到孩子的意识逐渐模糊了。他焦虑地走进医生的办公室,问医生:“孩子发高烧了。你能先看看吗?”医生说所有的孩子都生病了,焦虑不安,只能排队 ”王秀秀说 孩子的体温仍在上升,出现抽搐。 掐孩子的王秀秀人再次闯入诊所,“医生,做点什么!”在医生的建议下,王秀秀用温水擦拭孩子的身体,并反复擦拭。

当孩子停止抽搐去看医生时,王秀秀面临着和上次一样的问题:病床已经满了。建议去其他医院看看是否有重症监护室或留在重症监护室

"孩子们在哪里等得起,走廊里能塞满床吗?"王秀秀流出了眼泪

仅限重症监护室 “不管多少钱,让孩子们留下来 “那天晚上,孩子住在重症监护室,一共花了3300元 第二天,只有在普通病房腾空后,王秀秀的孩子才被转移到普通病床上。 “海南有多少孩子?有几张床?”王秀秀无奈地问道

1月22日,一周过去了,王秀秀的孩子还没有出院

等到下午去拿针

我一个月要从市县去海口几次就医。

从其他市县到海口的儿童家庭对“看病难”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支气管炎,头四天吃药 听到医生的话,抱着女儿的王欣欣连忙问道:“我们能再开几天药吗?”?我们来自以下的市县,一次看一种疾病是很麻烦的。" “

”是一种药三分毒,病会变,吃不好再看 “医生说服了

婴儿出生后,来到海口成了母亲的痛苦 一旦孩子身体不好,患了重病或小病,王欣欣和她的丈夫将带她去海口。 “一个月上来几次,怕,为了孩子也没办法 “王欣欣一家三口住在澄迈福山 他们去了当地医院,“吓死了,开了一堆针头和水,当他们被送到海口时,医生发现没什么,”还有一次,镇上的诊所说没什么问题,却发现海口的情况相当严重,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 从那以后,每当孩子们有“麻烦”时,王新新就会跑到海口,“宁愿更加努力地工作” ”

“上来看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极其困难。

王欣欣的丈夫李玟每月工作30天,几乎没有休息时间。 但是当孩子生病时,他仍然请假。 早上5: 30起床,抱着宝宝等最早的公交车,去海口公交西站一个多小时,然后打车去省妇幼保健院。 那天晚上我必须回去。

与距离带来的不便相比,这对夫妇更担心的是能否挂断电话。 虽然你可以和支付宝预约,但你几乎从来没有一天的日期。 王欣欣和她的丈夫只能先把孩子带大,然后恳求医生签字。

事实上,王欣欣也喜欢医生 上周日,她抱着孩子告诉医生,她不容易从下面的市县来,希望能给她一个号码。 医生点点头 结果,他们排队等到同一天下午6点或7点去看医生,“我们后面还有很多病人,这也是一个好兆头。” “

(患者及其家属是假名)

丁艳刚静脉滴注后重返工作岗位

医生与文章抗争

我观察了70或80个人很长时间,我害怕喝水,因为害怕去厕所。

是去还是为了防范担忧?

与儿童家庭的抱怨相比,儿科医生的委屈只能默默忍受。

在儿科诊室里,医生就像一个无法停止的陀螺,孩子们一个接一个。 他们不敢喝太多的水,因为担心厕所会耽误几分钟,让父母担心。假期对他们来说很奇怪,即使他们生病了,他们也不能休假……压力很大,收入很低,人力也很短缺。他们中的一些人坚持这样做,而另一些人则在逃跑。

尽管生病,但加班是“常见现象”。

1月19日中午12点,50多岁的主任医师丁燕坐在门诊,拨打了省妇幼保健院下一个孩子的号码。 整个早上,她看了36个孩子,还有7个孩子在排队。 她没有拒绝父母的要求 中午我不得不再次加班。

一些家长注意到丁燕的手粘着橡皮膏:“丁医生,你也病了吗?”事实上,丁盛宴已经病了三天了。她没吃药就静脉滴注了。她没有休息就回来工作了。

一名护士建议她如果不舒服就不要使用加号。 “我看哮喘,有些孩子从陵水、三亚来了,你没有号也得给人家,加班也要给人家看看 除非你不能起床,否则你必须去上班看医生。 ”丁燕说道

生病加班并不少见 医院的一名女医生告诉记者,一些医生在静脉滴注时治疗病人,原因很简单:“只有少数儿科医生。你要选谁来上这门课?”

经过多年的艰苦工作,丁燕的颈椎和腰椎出现了问题,但她还是带着它 “理解的人理解我们的努力,不理解的人,啊……”疾病算不了什么,让丁燕更难的是一些孩子的父母不理解。

今年1月1日,元旦,丁燕没有休假,在门诊部看望了孩子们。 一位家长抱着孩子闯进诊所,要求先带孩子去看。 丁燕看到她发烧了,说她会先吃药验血,但她不能插队,等一会儿,否则后面的病人会有意见。 谁知道呢,这位家长立刻变得焦虑起来,张开嘴骂:“你是什么态度?我的孩子能推迟发烧吗?”

丁燕在他这个年纪加班看病人时感到委屈,但病人不理解。

丁燕对她的父母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她停止了说话。 “人们的心里充满了肉。生病孩子的父母既担心又生气。我们的医生应该有耐心。 ”最后,轮到孩子的时候,丁燕不在乎孩子父亲对自己的责骂,耐心地对待孩子。 看过病后,孩子的父亲在出门前说:“谢谢你,医生。” “

丁燕的心很热

太忙了,不敢喝水,担心会耽误去厕所。

在丁燕的字典里,一周有7天,其中6天充满了两个词:工作 丁燕一周工作六天,在诊所工作六天半,在病房工作六天半。 这6天包括周日

丁燕住在海口海淀岛。她每天早上6: 20起床,坐20路公共汽车。到达医院的时间大约是早上7点40分

20号早上,丁燕在病房里。 在她和夜班工作人员完成轮班后,她开始带住院医生去巡视,了解患有疑难病症的儿童的情况。 中午在食堂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餐后,丁燕在病房里退休的护理床上休息了一会儿。 下午2点15分,我去诊所工作。

许多病人已经在诊所外等候了。 收音机叫了一个孩子的名字,一屋子人进来了。 两个老人,父母和一个叔叔,五个人带着一个孩子去看医生。 这句话一句接一句,那句话说的是孩子的病

丁燕已经习惯了被周围的词语打扰,并学会了从中获取关键信息。 “你必须学会在短时间内准确询问孩子的状况 ”丁燕说,如果这件事耽搁了,后面的孩子就看不到这一切了。

“来吧,我们一起打个电话 ”丁燕把听诊器放在孩子的胸口 但是在下一阶段,孩子们开始拒绝合作。 “来吧,你嘴里有只虫子,叔叔帮你抓虫子 ”丁燕想骗孩子张开嘴 孩子不想,所以他不得不被他的父母压迫,被迫打开孩子的嘴,把压舌板放进孩子的嘴里。 这孩子吓坏了,大声哭了起来,她的声音在小房间里回荡。

省妇幼保健院儿科门诊有4-5名医生。平均来说,每个医生要在门诊看35个病人半天。他经常不得不加班看40到50个甚至70到80个孩子。 护士长黄玲热情地说,就在上周日下午,病人太多了。儿科诊所的翁医生从下午2: 20到9: 00很忙,照看了73名儿童。他下班后筋疲力尽。

“假期与我们无关 “这是许多医生的普遍感觉

丁燕手边有一个杯子,但她整个下午都没喝水。 “不敢喝酒,不敢去卫生间耽误时间 “丁燕也患有肾结石,因为他很久没有喝水了。

丁燕的忙碌让他的儿子觉得“很糟糕” 丁燕和她的丈夫都是医生,但孩子没有走医生的路,因为他“觉得父母太辛苦了,甚至没有假期。” 丁燕的儿子不仅不愿意自己当医生,甚至决定不找医生做他的妻子。 丁燕说,“妈妈,让我们给你介绍一位医生,硕士和博士!”

儿子决心不这样:“医生不能照顾他们的家人。” “

担心许多年轻医生正在逃离

丁燕的工作条件是儿科医生工作条件的缩影。

邢开慧是省妇幼保健院的年轻医生和儿科医生,选择儿科医生是因为“我喜欢孩子,看到他们生病感到非常难过。” “

”现实和想象是如此不同 ”邢凯辉感慨,她很难接受,当他们充满热情地帮助孩子时,经常会遇到对孩子家庭的误解 “有些孩子发烧了。父母如果24小时内都不扔掉它,会很焦虑。他们来问你,‘为什么不好?" ”邢凯辉说,孩子的康复需要一个过程。在治疗开始时,一些父母不信任带走孩子。 “我想帮助他,但父母让我想伤害他 “

收入低于其他医生,但压力很大。邢凯辉看着他的同学一个接一个地逃离儿科。

邢凯辉说她的本科和研究生学习都是儿科。当她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儿科有两个班,共有79名学生。从研究生学习开始到工作结束,所有30个男孩都转到了外科和其他领域。 许多女学生也转到了妇科和其他领域。 最后,两个班只有大约20名学生从事儿科,约占25%

“考研,儿科学考得好但是大家都不想考,竞争考试难 邢凯辉说,不久前,她在北京当儿科医生的同学也换了职业。

当被冤枉时,邢凯辉也会问自己:为什么他一开始就选择了这句话?但转念一想,我现在能做的和我想做的还有差距,所以我坚持下去。

在病房区,每个医生平均要照顾10张床的孩子,10个孩子是10个家庭。 有时候,一个月中有31天,邢惠凯不能休一个完整的周末。 每年4月至10月是最繁忙的时期,手足口病发病率很高,从早上8点到晚上11点或2点经常发生

忙碌的邢凯辉不能对父母的期望负责 邢凯辉来自河南省。她的父母只有一个孩子。 尽管她的父母不时打电话催促她,生于1984年的邢开慧仍然没有找到任何东西。最重要的原因是“太忙” 每次提到婚姻问题,对邢惠凯来说都是一件“悲哀的事”。

有四五个像邢开慧这样的资深医生和师父的剩女。

“明年我可能要参加你们报纸的相亲 ”邢凯辉笑着对记者说 对《一号儿科医生难找,能否带进NPC和CPPCC》的几点看法?

#评“两会”#30和“第一儿科医生”难寻能否纳入两会?据媒体报道,海南只有551名儿科医生。父母在6点钟开始排队登记,这显示了看儿科医生的困难。 今天,当两个孩子的政策放宽时,这已成为一个必须尽快解决的难题。 我不知道这样一个重大的民生问题是否已经带到NPC和CPPCC,是否能够尽快解决。(肖世平)

在一键通微信上与新浪腾讯QQ空分享我的帖子栏

编辑:甘陈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