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为何对于贾珍的胡作非为从未发表过言论

2019-10-16石头语言笔记:49

贾珍是第一个带领贾家垮台的人。他鲁莽行事,无法无天,无视道德和伦理的底线,为所欲为。由于他的轻率,宁府被一种恶劣的气氛所困扰。就连内向的刘香莲也知道,除了外面的两只石狮,宁府是干净的,猫和狗都不干净。作为宁荣家族中资历最高的人,贾母应该注意贾珍的行为。即使她是一个被层层隔离的老人,不擅长直接管教,她也应该对这种无耻的行为提出一些建议。然而,贾母从来没有评论过贾珍的行为。为什么?

我想贾母对宁府视而不见的原因可能是以下原因:

首先,贾母非常讨厌宁府的这一面。自从贾敬之后,她一直心灰意冷。她不想在贾珍身上浪费感情和言语。我们看到宁府这边的行为,不按常理出牌。贾敬进士出身名门,半路出家,贾珍却胡作非为,甚至娶了像你这样的媳妇。这让贾母那边没有希望了。这也可能是她把惜春拉到身边抚养她的原因,担心惜春留在这里会毁了她的名声和前途。

贾敬唯一一次回家是在向祖先献祭的时候。作为他唯一的长辈,贾母过去甚至没有问候他,也没有说他回来了。我父亲太走调了,更不用说我儿子了。我认为贾珍的儿媳妇尤的地位是荣宁两大家族中最尴尬的。邢夫人一点也不好。她也是一个严肃贫穷家庭的女人,而尤女士的母亲是一个再婚的女人。这在当时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寡妇再婚在当时并不为人所知,也是最可耻的。因此,几乎所有的家庭都不会娶寡妇,甚至不会娶一个有两个油瓶的寡妇。

在贾府,我们看到游二姐和游三姐被当作玩物。他们都是尤氏的名义上的姐妹,所以我认为尤氏的家庭当时在那个社会里是非常悲惨的,或者不在桌子上。即使贾家真的拒绝了,也不会让这个背景的女人占满房间,但是贾珍娶了你。我们可以看出,贾母对尤氏的态度是完全可有可无的,一点也不认真。尤太太给贾母讲了一个笑话。奶奶睡着了,不管她脸色看起来好不好。让她难堪既不对也不错。当没有足够的米饭时,仆人给她米饭吃。就连伺候她的仆人也半弯腰,不把她当回事。

因此,贾珍可以成为你的妻子。贾母对他没有任何要求。贾母会认为他有可能出什么事。即使是在他和秦可卿之间的丑闻之后,贾母还是任其自生自灭。因此,贾珍拒绝评论老太太的任何行为也可能使她沮丧和气馁,眼不见心不烦。

第二,贾母可能不知道宁府这边的情况。贾敬离开后,贾珍承担了族长的重要职责。他在贾府任何重大事件上的肤浅工作仍然是好的。贾母去清徐关庆祝婚礼时,贾珍负责这次旅行。沿途的安排做得很好。贾母非常满意。贾珍关着门在自己家里做那些事。如果人们不把它们传播开来,王太太可能甚至不知道它们。

把二姐你当成贾琏的妾。几乎贾家的每个人都知道贾琏在外面偷偷娶了二姐你,甚至买了房子。但贾母仍对此一无所知,并警告说,除非孝顺,否则不能成婚。直到尤二姐去世,贾母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认为二姐你没有名字,没有真正的夫妻,被随意埋葬。可以说,虽然贾母身居高位,但她已经是井底之蛙了。许多人不想让她看到或听到她已经不知道的事情,就像晴雯被王太太逼死一样,她认为自己死于这里的消费。

因此,贾珍的情况可能不是贾母没有评论,而是她根本不知道。她不知道她看不见的世界上正在发生各种荒谬的事情。她所看到的是所有人的孝心和子孙满堂。这也许是最悲伤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也许是因为贾敬还活着,贾母不愿意越权。即使贾敬对家庭事务视而不见,他仍然是宁府最大的长者。贾珍也够大了,可以当爷爷了。他是他那一代人中年龄最大的人。他需要尊严和面子。贾母原来是一个被一层隔开的老人。贾珍对她来说是一个笨拙的晚辈。贾珍太无耻了,作为父亲,贾敬什么也没说。然后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外,她已经大到可以享受晚年了。她真的不愿意处理许多事情。多做一件事少做一件事更好。因此,她放开了自己,没有表达自己的意见。

贾珍是第一个带领贾家垮台的人。他鲁莽行事,无法无天,无视道德和伦理的底线,为所欲为。由于他的轻率,宁府被一种恶劣的气氛所困扰。就连内向的刘香莲也知道,除了外面的两只石狮,宁府是干净的,猫和狗都不干净。作为宁荣家族中资历最高的人,贾母应该注意贾珍的行为。即使她是一个被层层隔离的老人,不擅长直接管教,她也应该对这种无耻的行为提出一些建议。然而,贾母从来没有评论过贾珍的行为。为什么?

我想贾母对宁府视而不见的原因可能是以下原因:

首先,贾母非常讨厌宁府的这一面。自从贾敬之后,她一直心灰意冷。她不想在贾珍身上浪费感情和言语。我们看到宁府这边的行为,不按常理出牌。贾敬进士出身名门,半路出家,贾珍却胡作非为,甚至娶了像你这样的媳妇。这让贾母那边没有希望了。这也可能是她把惜春拉到身边抚养她的原因,担心惜春留在这里会毁了她的名声和前途。

贾敬唯一一次回家是在向祖先献祭的时候。作为他唯一的长辈,贾母过去甚至没有问候他,也没有说他回来了。我父亲太走调了,更不用说我儿子了。我认为贾珍的儿媳妇尤的地位是荣宁两大家族中最尴尬的。邢夫人一点也不好。她也是一个严肃贫穷家庭的女人,而尤女士的母亲是一个再婚的女人。这在当时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寡妇再婚在当时并不为人所知,也是最可耻的。因此,几乎所有的家庭都不会娶寡妇,甚至不会娶一个有两个油瓶的寡妇。

在贾府,我们看到游二姐和游三姐被当作玩物。他们都是尤氏的名义上的姐妹,所以我认为尤氏的家庭当时在那个社会里是非常悲惨的,或者不在桌子上。即使贾家真的拒绝了,也不会让这个背景的女人占满房间,但是贾珍娶了你。我们可以看出,贾母对尤氏的态度是完全可有可无的,一点也不认真。尤太太给贾母讲了一个笑话。奶奶睡着了,不管她脸色看起来好不好。让她难堪既不对也不错。当没有足够的米饭时,仆人给她米饭吃。就连伺候她的仆人也半弯腰,不把她当回事。

因此,贾珍可以成为你的妻子。贾母对他没有任何要求。贾母会认为他有可能出什么事。即使是在他和秦可卿之间的丑闻之后,贾母还是任其自生自灭。因此,贾珍拒绝评论老太太的任何行为也可能使她沮丧和气馁,眼不见心不烦。

第二,贾母可能不知道宁府这边的情况。贾敬离开后,贾珍承担了族长的重要职责。他在贾府任何重大事件上的肤浅工作仍然是好的。贾母去清徐关庆祝婚礼时,贾珍负责这次旅行。沿途的安排做得很好。贾母非常满意。贾珍关着门在自己家里做那些事。如果人们不把它们传播开来,王太太可能甚至不知道它们。

把二姐你当成贾琏的妾。几乎贾家的每个人都知道贾琏在外面偷偷娶了二姐你,甚至买了房子。但贾母仍对此一无所知,并警告说,除非孝顺,否则不能成婚。直到尤二姐去世,贾母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认为二姐你没有名字,没有真正的夫妻,被随意埋葬。可以说,虽然贾母身居高位,但她已经是井底之蛙了。许多人不想让她看到或听到她已经不知道的事情,就像晴雯被王太太逼死一样,她认为自己死于这里的消费。

因此,贾珍的情况可能不是贾母没有评论,而是她根本不知道。她不知道她看不见的世界上正在发生各种荒谬的事情。她所看到的是所有人的孝心和子孙满堂。这也许是最悲伤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也许是因为贾敬还活着,贾母不愿意越权。即使贾敬对家庭事务视而不见,他仍然是宁府最大的长者。贾珍也够大了,可以当爷爷了。他是他那一代人中年龄最大的人。他需要尊严和面子。贾母原来是一个被一层隔开的老人。贾珍对她来说是一个笨拙的晚辈。贾珍太无耻了,作为父亲,贾敬什么也没说。然后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外,她已经大到可以享受晚年了。她真的不愿意处理许多事情。多做一件事少做一件事更好。因此,她放开了自己,没有表达自己的意见。